青梨酱♪

杂食注意√

最近沉迷轰出不可自拔了求投喂ଘ(੭ˊᵕˋ)੭* ੈ✩

我真的看八百次这里!!
无限循环!!
吃一分钟安我!!
他真的太帅了!!!
还有泪目的时候真的超级可爱!!!
安迷修他有那——————么好!!!

即使是从这个角度
我也能get到他的好看

这集好像雷安离婚现场(x
两人为了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大打出手(x
最后安麻麻带走两个,雷爸爸争取到了长子(x
我的cp滤镜可能太厚了
但是诸君看完这集我好兴奋!

【轰出only】他和他


*依旧很短很渣很ooc
*两位都成为出色的英雄后发生的事情
*交往后设定
*bug多 各位就瞎看看就行
*大概是两个人想要相互靠近的小甜饼?

1.
今天依旧十分的和平,热闹的街道,形形色色的人们,没有偷窃者,没有捣乱者,如果要是没有小任务的话,恐怕绿谷出久也想坐下来享受一下难得的舒适的下午。
偶尔有几个走过的人们会认出这位慢走的二代和平的象征英雄“人偶”,这时的绿谷便会露出腼腆的笑容,食指轻轻的放在嘴前做出禁声的姿势,如果因为他的出现扰乱了这里的秩序可是会让他感到十分不安的。
绿谷出久明明是个25岁的青年却仿佛是一名大学生一样,海藻绿的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浅淡了许多,看起来是好好梳理过的头发依旧蓬蓬的让人忍不住去揉一揉,一副黑框的眼镜遮住了祖母绿般的眼睛,白色的卫衣,黑色的休闲裤,再加上尚且有些稚嫩的脸庞,俨然一副乖乖学生的样子,完全没有违和感。
自从成为‘新一代和平的象征’之后,很久没有这样悠闲地时候了,大多时候的绿谷出久都是穿着自己的英雄服活跃在各个需要他的地方。不过即使是他也会有疲惫的时候,在发现自己状态有些下滑的时候,事务所的前辈强制他休息一段时间。
“人偶你也不要太拼命了哦,偶尔也需要放松一下的,难道觉得我们这些前辈都是没用的家伙没有你在就不能好好保护大家了吗?嗯?”被问这种问题怎么样都不会说前辈们不行的吧?
虽然和自己的想法不太一样,不过难得的休息时光还是想要好好珍惜的,工作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怎么才能为大家做更多的事情,但是一闲下来想要见自己恋人的心情就怎么也停不下来了,想见他,想触碰他。
绿谷出久的恋人和他一样,也是一名十分出色的英雄,两人经常忙起来很久都见不到一面,有时休息的时间撞倒一起就会在家里好好的睡上一天缓解疲劳,像一对普通恋人那样交往仿佛都是不存在的。他总觉得虽然表明心意在一起,可是和没在一起时的相处模式也差不多,或者说是完全没变化也可以。明明已经交往了,可能就像丽日同学说的那样“小久你应该再多主动一些,多表露自己一些的吧!总是把自己藏在自己的世界中不去主动争取的话,他早晚会被别人抢走的哦,那样也没关系吗?”当然有关系,而且关系非常大,虽然当时的对话以自己的沉默结束,可是自己的心里却反驳了很多很多。或许在这段关系中,开始的时候被抢了先机,到现在绿谷出久还能回忆起自己答应在一起的时候,恋人眼里的笑意还有倒映在那双好看的眼睛里的自己的身影。说起来在一起以后也大多由恋人在主导着,自己从来没有多主动或者多要求一点点,也从来没有对恋人的付出有过什么回复,也许自己是该主动一些的,也许自己是需要告诉他,需要要告诉他自己到底有多喜欢他的。毕竟如果有些话,不好好的说出来,是不一定会被察觉到的不是吗?
提着手里的草莓甜甜圈,加快了步伐。如果不是在大街上怕被更多的人认出来,绿谷出久恨不得用上个性的力量飞快的到达轰焦冻工作的事务所。
想拥抱他。想听他的声音。想看他叫自己名字的样子。
“啊,也不知道轰君看到我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呢,我也都还没见过轰君工作的样子呢,肯定还是十分帅气的吧。”小声的说着自己的想法,脸上的笑意却也藏不住的露了出来,幸福的味道发散出来,混着阳光的味道,忍不住让人羡慕。

2.
轰焦冻看到自家恋人的时候就是这样一幅情景,也许是走的太快了气息有些不调,微微喘息的嘴上下开合着,脸颊红红的,衬的脸上的小雀斑也生动了许多。
好可爱。即使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恋人有多可爱,可是每次看到恋人还是忍不住的想要感叹一下。
“轰君!”
自己的名字伴随着软糯的嗓音从那张嘴里发了出来,语气是藏不住的小骄傲。
轻轻举了举手里的盒子,“我做了甜甜圈来看轰君了,是轰君喜欢的草莓味哦!”说着这样令人心动的话,完全一副求表扬的样子,还有那个柔和的过度的笑容,这样,不就会变得更想吻你了吗?
轰焦冻对待这个世界其实是有些克制,或者说是疏离的。他想成为英雄,他也想融入这个世界,而真正把他拽进这个五彩斑斓的世界的,就是面前的这个人,他的恋人,绿谷出久。他对他来说,就是太阳一般的存在,温暖,可靠。
所以当他发现他对绿谷出久不同寻常的感情时,果断的选择了和他平时仿佛对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截然不同的做法,对,他告白了。
如果再重来一次,他也绝对还会这样做。
虽然交往一段时间了,但是自己的恋人有些容易害羞,所以平时都是自己主动的多一些,像这样带着食物来看自己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当他第一眼看到恋人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太想他了出现了幻觉。
“绿谷?你怎么…”
看着近在眼前的恋人,最终还是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问题,可是自己还没说完,对方好像已经猜到了自己会这样问一样,成功的用自己的行动打断了他的问话,并成功让他的大脑死机了。
绿谷出久比轰焦冻稍微矮一些,所以当他靠过来的时候松软的头发扫过脖子有些痒,双手紧紧的环在背后,耳畔响起了轻轻的话语,
“因为实在停不住想要见轰君的心情,所以就来了。”
从轰焦冻的角度能看到恋人红红的耳尖,面对难得主动的恋人,他收紧了手臂,把他牢牢的困在怀里。
“嗯,我知道了。”

End.

也不知道在写啥,总之就是想看他们谈恋爱了。
果然不管刷多少次小英雄的tv,现在脑子里都只剩下了,
轰出结婚_(:зゝ∠)_

【轰出only】关于我喜欢你,你却假装不认识我了这件事01

*无个性设定,私设很多

*最后还是厚着脸皮来写了!日常ooc注意

文笔差,但就是想写他们谈!恋!爱!

*和我一起大喊轰出大法好!


谁都不知道,其实绿谷出久有一个喜欢的人,不是友谊的喜欢,是谈恋爱的那种喜欢的男生。

对,绿谷出久有一个暗恋了很多年的男生,有多久了呢,久到绿谷出久已经想不起他的样子了,唯一记得的就是他那双眼睛,很特别很漂亮的眼睛,还有他和自己的约定。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明明脸,名字,甚至于他离开的原因都不记得了,可是那个声音却像魔咒一样重复着那个约定时刻环绕在自己的耳边。也许只是因为自己不想忘而已,也许自己只是在给不想忘找一个借口而已。因为这个绿谷出久没少嘲笑过自己的无用,也许和他约定的那个人已经忘了他这个人,甚至也已经忘记这个约定了也说不准,毕竟他再也没有回来,不是吗?可偏偏自己还记得这个约定,自己不仅记得还记得一清二楚。

今天的绿谷出久也是唉声叹气的走向教室,今天是一年级开学的第一天,绿谷出久是一个有些自卑可学习确实不错的孩子,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最终还是被超一流的雄英高中录取,并成功通过校内考试,进入了重点班的A班,虽然为此他的竹马差点没有把他暴打一顿说什么“废久就该有废久的样子,你凭什么和我进入同一所学校?”,可是这毕竟也是自己的梦想,如果还没努力或者听取别人威胁就放弃了,他就不是绿谷出久了。站在班门口拍了拍自己的脸,强迫自己振作起来,毕竟这可是开学的第一天啊!一定要给班级的同学留下好印象才行啊!调整好自己后绿谷出久拉开了班级的门,然后他就僵在了原地。

视线内的男生有着红白相间的发,校服穿的中规中矩,安静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向窗外看着,可能因为绿谷进来的有些突然,他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然后慢慢的又转了回去,仿佛整个世界都无法影响到他。

是他!他想那双眼睛他一定不会认错,虽然眼神和记忆中的有些出入,可是这么多年有变化也是正常的。现在需要确定的只有一件事情了而已,想听他的声音,想听他说话,只要他开口,随便说一句什么都好,拜托了,我想知道,想知道你到底是不是,是不是那个人。这么想着,脚已经不受控制的向他的方向走了过去,直到挡住他的视线,对上他的眼睛,绿谷出久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干了一件多傻的事情。

啊...他的脸色不太好,果然是因为自己挡到他的视线不开心了吗?冷淡的眼神几乎让绿谷出久习惯性的道歉“啊真的对不起我一个没注意就走过来了,挡住你真的对不起了!”下意识的逃跑,没等到他的回答转过身就坐在了他的斜前方。结果还是连他的声音也没听到就跑了啊,绿谷出久小声的叹了一口气,慢慢收拾着自己的用具。

这可真的太糟糕了,即使坐下了可还是不断地能感受到来自斜后方的视线,很想要回头看一眼视线的主人,可是到最后也没敢回头确认,只能小心的缩起自己的身体,尽量偏离视线的范围。一想到刚才自己因为对方太过于专注的看外面而忽略自己这种事情而故意挡住他的行为,这种解释和他怎么说的出口!出于羡慕或者嫉妒才行动的身体,偏离了目的的接近,想听声音来确认的理由不过是自己给自己找来的又一个借口罢了,到底是不是他,自己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不是吗?

班主任相泽消太是个意外特别的老师,如果问为什么的话,你见过连班级学生的自我介绍以什么'反正以后你们都会认识一个个介绍太麻烦了'这种理由直接略过的吗?如果有那下一项,你见过一上来就突击考试而且说什么'没达到我想要的结果就开除你们'的老师吗?如果还有那再下一项,你见过把学生辛苦写的卷子草草看一遍随意说了个还凑合然后说'我是开玩笑的,就算是雄英老师也不可能轻易开除学生的'吗?你见过吗???总之绿谷出久是没有的。在听到开除的那一刻他的大脑就断线了,什么是不是他,什么幼时约定,什么暗恋对象都去死吧,他现在只想留在这所学校,他拼命考进来可不是为了来个爱的再相遇、爱在校园什么的,也不是为了在开学的第一天就被退学的,他必须要留在这里,为了他自己,也为了那位他尊敬的前辈,他想再见一次那位前辈,他还有很多很多问题想要请教他,留在这里是见到他的唯一的机会。

即使想留下来的心情十分的坚定,可是现实依旧很残酷,他仍就是在大脑一片空白的状况下写了很多自己的也不知道的东西,直到相泽老师说出假的都是骗你们的这种话,他才回过神来。

夕阳透过玻璃直直的打在自己的课桌上,不像上午的阳光那样热烈,有些柔和的光辉包围住握笔的手,轻微的颤动被投射在桌面上的影子透露的一清二楚。回家吧,他想。默默的拿起书包走向门口,在走出教室的时候忍不住看了一眼,那个人还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慢慢的收拾东西,再一次的视线交集来的猝不及防。还有什么比偷看还被你偷看的人发现更羞耻的事情吗?在绿谷出久的字典里,当然是没有的!瞬间羞红的脸昭示着自己主人现在心情,绿谷出久飞快的奔跑着逃开了。在换鞋的时候遇见了同班的丽日御茶子和饭田天哉,意外投缘的三人一直聊着天走到了车站,直到自己突然意识到重要的笔记本忘在了教室的时候才到了别。

跑着回到教室推开门后正如他所想的那样空无一人,从桌洞里拿了自己的笔记本后目光还是不受控制的飘向了斜后方的座位,当然那里也应该会什么都没有,本来应该是这样的呢,他想。一个绿色的笔记本安安静静的放在桌子上,而它的主人仿佛忘记了它的存在把它遗留在了这里,就好像忘记了他一样,可是不一样的是,它的主人会找回它,可是他却不会再来找回他了。

只是看一眼,只是一眼的话,应该没关系吧?绿谷出久这么想着,腿十分配合的行动着,手也十分配合的向前伸去。至少,至少让我想起他的名字吧。夕阳渐渐地退去,光线逐渐的昏暗,可是轰焦冻这个名字还是清晰的出现在了绿谷出久的视线之内。

“焦...冻?”轻轻地呢喃熟悉的音节,好像有什么要冲破束缚涌入脑海一般。

“你在干什么?”不速之音就在背后突然的响了起来。


——————————————————————

姑且假装让他们说上话了,

bug很多请见谅

我竟然写了这么多废话_| ̄|○

总之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这不是什么正经文可能后续…很慢吧。


祝我的老零生日快乐!!!
我爱你一辈子!!!!

一整期活动就掉了一张卡…


还是最后一天最后一场掉的…


自从我120连没抽到草莓司以后


你就变了
你不是我的那个小可爱了😭😭😭

我没脾气,还是爱你的姐姐大人👐🏻

心都要化了😭

最近的…
想要彼岸花…花花她…真好看啊

【狗茨】菩提珠(1)


※还是我文笔差还总写
※清心静修狗×清闲吃白饭茨
※ooc是我的错请继续爱狗茨
※打我别打脸砸狗粮尽情砸脸
※酒茨提及请注意
※全文架空一切都是自己瞎编别信

吾名茨木童子,曾是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手下第一鬼将,替王打理各种事务,统领大江山的众妖们甚至一度成为了我的日常。

在数年的打磨中,我还是原来的我,可他却已不是原来的他。

从鬼女红叶出现以来,那个鬼王开始变得陌生,我不太明白酒和女人怎可让不可一世一个万鬼之主变得如此颓废,我竭尽所能的想要把他从偏离的轨道中带回来,我成功了。

当然,我也付出了一些代价,不是生命胜似生命。我认定的那位鬼王,我以为的挚友,他对我说“茨木童子,你既然这么想让我重回鬼王之位,我便如你所愿,可是,我有一个条件,你若能答应……”“我答应!只要挚友你重回鬼王之位统领大江山众鬼,一个小小的条件我又有何不能满足挚友的!”

他话还未说完便被我打断,那时的我天真的以为不过是一些不足挂齿的小要求罢了,听到挚友说他可以做回原来的自己,这点,只这一点,终归是让我欢喜的忘乎所以,我的挚友终于要回来了,可我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恐怕依旧想不到,他会这么狠,如果那时我再注意一下他的情绪,看一下他的表情,也许我会冷静下来,也许我便不会那么快的说出那些话……

“呵,茨木童子你还是老样子啊,那我就当你答应了,从今日起,不,从此刻起,你便不能踏入大江山半步,也莫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了。”他在说什么?我听不太清,恍惚间,好似听到他叫我滚之类的,所以说?挚友果然在怪我把安倍晴明叫来帮忙,带他看着红叶与那阴阳师一起了?可是你这么怪我,你可以打我,骂我,可你怎么能…怎么能…不要我了呢。你明知道我会遵守与你的约定,你明知道我不会违背你的心愿,你明明都知道,可还是就这样连一条生路也没留给我…

看他转身要走,习惯性的出声挽留“挚友你…”还没说完,鬼葫芦便招呼过来,一下一下的打着真疼,挚友不愧是挚友,强大这一点便是谁也不能及的吧,恐怕以后没了我在身边也能把大江山打理好率领百鬼战无不胜了吧…昏过去之前我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说起来我在这里住的时间也不短了,自那日醒来便一直于此,在这里也并未有什么住不习惯的,除了没有妖力不能畅快的打一番以外,真的一切安好,没什么挑剔的。

其实很难想象,看着这个典型的和式庭院,打理的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的不整洁,院子里的樱花树开的正好,微风吹过风铃还会发出悦耳的响声,一切都很美好,可是这里并不是哪个人类居住的地方。

这里居住着一个大妖,据我估计,约么和以前的我不相上下,也许比我还要强些,但比我的挚友肯定还是差一些的。

我每天除了吃饭剩下的时间是看不到他的,如果想看也是可以的,左不过他就是在房间里打坐或者看书,实在没什么新鲜的,不过脸确实很好看,看上那么一会也确实十分养眼。

对没错,是他救了我,说实话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已经没救了,毕竟跟了挚友那么久,他下死手的样子我还是知道的,那种强大,曾让我着迷到可以献出生命,可是他却把我救了起来,我竟然还能有救。其实我是都已经想好了到冥界去讨一碗孟婆汤的了,这孟婆汤的味道我也是好奇的,毕竟我是没有喝过的。

救我的这个大妖我是认识的,大天狗。和我有仇,见面不超三句话一定开打,别误会这可不是我要求的,我只是随便的夸了我的挚友几句,还没说完,那边羽刃风暴就过来了,即使我对生死看的终归不是那么的重,可是我还是想要个全尸的,撕成碎片,啧啧,真是太不符合我的身份了。

他救我的法子很简单,不提也罢,不过这个法子也有个不好的地方,就是全身妖力褪去,化而为人。或者说,是重新变回人类也可以。总之现在我没有鬼角也没有可以从地狱召唤出来的鬼手,虽双手健在,可却谁也打不过,只得每天好好的待在院子里混吃等死,或者出去溜一圈…别想了,可能会被妖怪吃掉的吧,毕竟新鲜的人类可是大补的。打架也打不过大天狗,被他欺负着(自认为)过日子,真是…好的不得了啊!

这院子周围有个结界,是大天狗布下的,他说这样可以不让外面的妖气影响到我,我想了想确实,我现在是人类,被漫天的妖气侵蚀可不是闹着玩的,我想了想问他能不能多布几层,我怕到时候被别的妖怪打进来直接吃了我。他看了我良久,仿佛没想到我会这么说一般,我也就回看他,十分的真诚,最后他还是败下阵来,又布了一层,我向他说了声谢谢顺便送了个微笑,然后,我看着他,向我走过来了,还是那么面无表情的走过来,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一句“别怕,有我在”就那么直直的被我听了来,心脏咚咚咚的跳动声都没盖过这个声音,别误会不是心动,是惊吓,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大天狗吗?竟然没打我不说还安慰我?这不对啊…不过转念一想也是,我一个小小的人类,哪配与他这种大妖较量,被单方面虐杀还是可能的。

如此一想我也便释然了,我是个人类,我叫茨木童子,我不是罗生门之鬼,我只是个人类,弱小,所以对生命十分珍重,也是正常的。摸着手腕上的菩提串,便又笑了出来,果然大天狗那个家伙还是挺好的吧…那么试着靠近一点应该也没什么关系的…吧?

TBC.



【狗茨】菩提珠(2)

※还是我文笔差还总写
※清心静修狗×清闲吃白饭茨
※ooc是我的错请继续爱狗茨
※打我别打脸砸狗粮尽情砸脸
※全文架空一切都是自己瞎编别信

说起这串菩提子,还是大天狗在我醒来那日给我的,说是可以驱邪增吉,说我当妖怪那么强大时都可以把自己搞得命都差点丢了,做人想必也是十分多灾多难,有这个手串庇佑,总会好一些,实在不行还有他在我身边护着,估计是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

我看着他,也不说话,只是看着他,突然觉得十分有趣,这个家伙平时冷冷的第一次听他说这么多话,何况还是关心我的话,突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句“你竟然说这么多话来关心我”就脱口而出了,他好像没意识到我第一句话说的是这个,便有些怔愣,欲言又止了几次,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不过却强硬的把手串戴在了我的手上,大小刚好,好像就是为我而准备的似的。我既不知这菩提手串是何贵重之物,又拒绝不了他的好意,也就干脆的随他的心愿,一直戴在手上。

在他的照顾下我的伤还是好的很快的,好起来的我自然能跳能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感受着活着的美好。他既没提让我走的事情,我权当什么都不知道,心安理得的住着。可若说我与他也不过就是打了几次架的交情,实在是不必为我做到这种地步,终于耐不住自己的良心,还是去找了大天狗。

“你救了我的命,你说吧,我欠你这个人情住在这里实在心下不安,你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只要我能做都会为你做。”其实这么说对他也是有些不公平的,毕竟我是个人类,我不再是那个只手遮天的大妖,能做的事情着实不多,况且他能做的我未必能做,我能做的他却肯定可以做到,想了一想又说“或者你有什么心愿需要我帮你完成也是可以的,我看你终日在这里闷着,有什么需要出去才能完成的心愿我可以替你去。”我看他低下了头小声的念叨了一句“原来不是要请辞的啊…”哦,原来他是希望我走的,也是,他这种清冷的性子以几面之交救了我还收留了我这么久,我却非要留下来是我不知好歹了于是我正了正身子,清了清嗓子说道“今日多有叨扰,若你一时想不到愿望,可下山去找我,对你来说找我可以说是轻松至极的。”说着还行了个人类常做的感谢地大礼传达给他我要走了你且安心的信息,然后不等他反应转身,干脆利落的走,可是我还没走到门口便被某只会飞行加速的妖怪拦下了。他站在我面前,手里还是那把扇子,黑色的羽,金色的发,水蓝色的眼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我,我有些不明白,我随了他的愿离开,可他却来拦我,我们就这样站着,谁也不说话,他不说我却不知为什么,可我不说却是因为我有些气怀。

做妖时我是十分傲气的,本想重活为人低调包容一些,可有些东西是深埋进骨子里的,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所以我还是很气得的,气他既然不希望我住在此处,为何不与我明说?

他果然还是很像人类的。恐怕收了翅膀,大家都会以为这是哪家的贵公子吧。在等待他开口的过程中,我想着,其实我还是不希望他再说什么解释的话的吧,不然和他这通身清淡的气质实在太不匹配了,与其沾染人间的烟火气,不如一直高高在上受人敬仰得好。

可我没想到他会说这个,就像我当时没料到酒吞可以那么轻易地舍弃我一样。

院子中很少见到别的妖怪,有也是一些负责打扫的小妖,有次我抓住了一个正在扫院子的小扫帚,“为何这院子中鲜有别的妖怪出入?”虽然吓得那个小扫帚不行,其实我也十分的奇怪我一个人类至于把你吓成这样么?“回茨木童子大人,这是大天狗大人的习惯,太多妖怪在这里会影响大天狗大人的清修的。”

小扫帚什么时候走的我是没注意得,可是他的话让我有了些想法,原来,那只狗是喜静的。微风轻轻吹过,虽不大,但初秋的风也带上了一些寒意,就好像他略有些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回荡,明明有些寒意,可心却是暖的。

那日他说“你既想报我对你的救命之恩完成我的一个心愿,可我想了想确实没什么所愿的,不如就你陪我在这院中清修,我独自在此终归是寂寞了一些,有你作伴热闹些也可偷得半日闲吧。”


大天狗你这个大骗子。

TBC.

如果写下去的话预定BE(((;꒪ꈊ꒪;)))
祝大家打作者愉快